旧金山联储:不怕美债收益率倒挂 很多促成因素与经济无关

她承认,在一定程度上,现在的情势与1990年代互联网泡沫时期有些类似,但不具有指导意义,即当时的危机不一定会重演: “区别之处在于,我们已经看到美国的金融状况正在趋紧紧...


她承认,在一定程度上,现在的情势与1990年代互联网泡沫时期有些类似,但不具有指导意义,即当时的危机不一定会重演:

“区别之处在于,我们已经看到美国的金融状况正在趋紧紧俏,看到了一定程度上的再平衡过程,没有迹象表明当前形势类似于20世纪90年代的状况。

她预计,2019年美国GDP增速会是“2%左右”,对实现美联储“充分就业”的目标感觉良好,但对实现“对称的2%通胀目标”没有那么乐观:

伴随着上周五3个月和10年期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,这个延续至今的现象,成为本周多位美联储官员亮相时不可回避的话题。而他们都持有共同的态度:收益率曲线倒挂不足为虑。

Daly今日明确表示,过低的通胀令人不安,这将令通货紧缩的风险加大,美联储将很难有政策空间在下一次经济冲击面前再度降息。通缩将放慢经济增速,因为不鼓励即时的消费和投资等开支,通胀过低不仅会削弱美联储有效行使货币政策的能力,也会削弱联储可信度和公众的通胀预期。

Daly在演讲中重点谈论了为何“菲利普斯曲线”看似失效的问题,即当失业率处于3.8%的近五十年低位时,为何薪资涨幅依旧滞后,进而无法有效推高通胀。

一方面,劳动者集体议价的能力不断减弱,一些员工要求用更好的福利或更灵活的工作时间安排来替换加薪,这种替代性的支付形式尚未被传统的追踪薪资公式捕捉到,并增加了判断经济强劲程度的难度。

此外, 过去的历史经验证明,美联储可以成功将通胀从高位降至正常水平,这已经令公众预期会有一个稳定的物价,也可能导致经济增长与物价压力之间的关系被复杂化了。

本周,多位美联储官员都表达了相同的看法。芝加哥联储主席Charles Evans认为,对于收益率曲线出现轻度倒挂,市场存在大量误读。圣路易斯联储主席James Bullard也表示,收益率曲线倒挂“令人轻度担忧”,希望这是暂时的,如果持续了几天,才会向美国经济发出悲观的信号。

旧金山联储主席对通胀疲软的担忧,呼应了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解释暂不加息时的观点。除了全球放慢的经济动能和贸易、英国脱欧等外部风险,通胀“只是接近目标”这一点也给予美联储对进一步加息保持耐心的空间。

同时,自动化和全球化趋势令美国企业在竞争中削弱了定价能力,用工成本无法传导至最终商品价格中,也限制了企业上调薪资的意愿。

2021年有FOMC投票权的美国旧金山联储主席Mary Daly周二表示,美国联邦基金利率已经处于中性水平,因此目前对待加息的“耐心”路径合适,这也暗示她认为美联储已不需要再加息。

路透社分析称,尽管Daly没有阐明自己的利率政策前景展望,但她的言论至少反映出美联储内部存在一定的担忧,在经济复苏周期即将创历史最长纪录时,过低的通胀可能代表经济下行风险本身。最新数据显示,2月美国名义消费者物价指数CPI为年化1.5%,去年夏季则接近3%。

Daly今日很明确地表示,她并没有被收益率曲线倒挂而“吓坏”,希望美国商业和消费者也不要被曲线倒挂吓到。目前有太多因素在驱动长端利率走低,而且这些因素基本跟美国经济健康程度没关系,尽管过去短期利率升破长期利率可以预测经济衰退,但现在这个指示作用可能失效了。

“因此,美联储需要保持警惕,并致力于可持续地实现2%的通胀目标。有迹象表明,美国商业和消费者的通胀预期正在下滑。美国通胀受抑,一定程度上由于劳动力市场正在发生变化。”

更何况,美联储对预期利率路径的指引,以及对回应经济数据的承诺,都令经济衰退不太会跟随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而至。”

她认为,美国劳动者和商业企业都在经历劳动力市场的变迁,并越来越难在全球化的市场平台中设定价格。从整体上看,她的观点与前美联储主席耶伦对通胀疲软的解释相似:

前美联储主席耶伦认为,美债收益率倒挂并不意味着经济将出现衰退,而是意味着美联储需要在未来的某个时间点进行降息。其认为市场真正需要担心的是,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,各国央行没有足够的工具来应对金融危机。

华尔街见闻曾提到,尽管关键的美债收益率曲线倒挂还在扩大,10年期美债收益率甚至跌破2.4%关口、创2017年12月以来最低,但高认为示,此次收益率曲线倒挂的情况并没有以往经济衰退时那么严重,无需恐慌。彭博也援引Bordier & Cie驻新加坡的执行董事兼首席投资官Bryan Goh称,“只要有各国的央行支持,就不会有严重问题。”

相关文章